以公众被骗1000万元为例

2020-08-13 13:30

在陈伟才的发言稿中,电话诈骗让人“痛心疾首”是有一系列数据可以佐证的———公安部统计,2013年电话诈骗发案30万余起,群众损失100多亿元,比2012年分别上升77%、25%,其中使用网络改号电话作案的占90%以上。

从2010年提出手机实名制到2013年提出对运营商和各地非法电话企业的纵容,再到今年提出“切断利益链”,陈伟才三个建议的关键词仍是希望“电话诈骗”能引起上级部门的重视。

这一系列数据的背后,陈伟才最想表达的其实是———运营商在这个“诈骗蛋糕”中获得10%的利益,银行则在这个蛋糕中获得3%的利益,为了这13%的利益,事主需要付出100%的代价。

陈伟才认为,解决电话诈骗乱象无非要解决两件事———第一是把虚拟改号的电话拦截下来,不能让这些伪号接通电话用户,这个是“源头”,如果能做到这步,他说,为了这种“小利”,以公众被骗1000万元为例,运营商只赚100万元,而公安机关侦查破案还需跨境进行,国家为此要开支200万元。

如果“源头”拦截不成功,这些虚拟改号可以“无障碍”进入手机怎么办?“如果‘死猪’不怕开水烫,就只能找银行了,就是即便钱骗到进了账户,不要让他取走”,陈伟才认为,拦截电话诈骗的第二道“关卡”是银行,他认为银行应该“管好”银行卡,而非现状的无限制发放银行卡。

陈伟才是昨日上午广东代表团分组审议两高报告的最后一个发言代表,他以“虽然离开警队,但警察情结、群众疾苦挥之不去”这样动情的话开头,当他拿出随身带来的“道具”———一块两面分别显示《2013年被骗100亿元电话诈骗利益分配图》和《跨境电话诈骗犯罪集团架构图赃款流向图》的图表,开始讲述他的主题———《行动起来,切断利益输送链,从源头和渠道上治理电话诈骗》,全场的镜头全部对准了他。

作结语之际,除了对“两高”提出从源头和渠道治理电话诈骗,陈伟才“呼唤”汤唯“可以通过民事诉讼挽回部分损失”。他说,目前已有民事诉讼的成功案例,让事主获得银行20%的赔偿,他认为,事主多打一点官司,电话诈骗一定会减少。

“实施电话诈骗需借助两条渠道,一是通信线路,二是银行网络。由于这两条渠道一直监管不力、放任不管,用民警的话说,‘运营商、银行简直是助纣为虐’”,这是陈伟才第三次在全国两会关注电话诈骗。

据饼图显示,100亿元被骗走的话,过程中银行收取多级转账、取现手续费等费用,会有3亿元左右的收益。

人们关注陈伟才,更多是因为这个做了20年警察的人大代表从去年开始转行到格力“卖空调”,而陈伟才这次“两会”最关注的,无疑是他昨日短短八分钟发言的前期工作准备。

Find a National Park by St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