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一名初中政教主任当了小学的校长

2020-05-30 19:06

张爱民家的房子并不在拆迁范围,他也提交了申请。张爱民在自述材料中说,2010年王宏义调至五中任校长,在未经学校领导班子同意的情况下,私自撤销他的工会主席一职,“干计生15个月的津贴也没有兑现”。“不让他当工会主席了,他就想趁机换个环境。”杨凌说。

令杨凌感到奇怪的是,“其他老师都正常安排了,就张爱民情况特殊,被分到了小学。他一直教初中毕业班的政治课,从没教过小学”。

张爱民的妻子丁冬娥是杨村幼儿园的教师。“他(张爱民)每天早上都出去锻炼身体,跑完步在外面吃早饭。”丁冬娥说,7月30日上午10时,她突然接到县公安局的电话,让她去教体局。“我到教体局时,他已经被拉到殡仪馆了,三楼的楼梯上流了很多血。”丁冬娥说,7月29日她和张爱民还开车去洛阳玩了一趟,当晚回到渑池也没发现他有什么“征兆”。

“张爱民经常去教体局说。这个说的过程肯定是非常不顺的。这个人很要面子。有时见面我劝他,能有个地方去就可以了。他说,不行,我一定要争这口气,这回我一定要去一个理想的学校,不然好像我真没人要了。”杨凌回忆。

张爱民在自诉材料中写道,他曾为工作调动找果园乡文教办主任赵峰岗,赵峰岗告诉他“你进果园乡中不可能”,他又找五中校长王宏义,王又告诉他“咱这学校定岗60人,没有你的岗”。

张爱民在自诉材料中说,五中有20名教师分流到了果园乡中,唯独他作为初中教师却被分到了果园小学。“其他教师,教小学的去小学、教初中的去初中,还有一名初中政教主任当了小学的校长。张爱民的调动是最不好的。”五中教师陈进说。

丁冬娥说,7月17日张爱民又去教体局“说一回工作”,还是没有解决。“他回来对我说,局长没见到,我过几天再去寻。”

当年的局长是李遂来。“走投无路,我到教体局找局长李遂来,李局长表示理解。”张爱民在自诉材料中写道。“张爱民去不了五中和果园乡中,就想让教体局把他调到县城的学校,和李遂来把事儿都说得差不多了,李遂来出事儿了。”杨凌说。

据媒体公开报道,2012年5月初,三门峡市纪委在办理义马市教育体育局原副局长侯某涉嫌受贿案中,发现李遂来涉嫌受贿;5月15日,李遂来被“双规”。2013年9月10日,三门峡市湖滨区法院一审以受贿罪判处李遂来有期徒刑11年。李遂来没提起上诉。法院经审理查明,李遂来利用职务便利,为行贿人任职、职务提拔、评选职称提供帮助,各项共计收受贿178.8万元。

不过,丁冬娥称,学校还是出了张爱民的“布告”。“上面有三个人的名字,他排在第一位,说他经常不上班、吃空饷。不给他安排工作,还公开说他吃空饷,在头上扣个屎盆子。”丁冬娥说,张爱民继续找教体局领导,强烈要求安排工作,但这时的刘彦民已经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

张爱民今年46岁,渑池县果园乡耿村人,1990年毕业于洛阳师范学院(时为洛阳师专)政治系,在义煤集团公司杨村煤矿职工子弟学校(后更名为渑池五中)任教至今。“参加工作以来担任过各年级班主任、年级组长,所教学科在矿务局多次荣获前三名,多次被评为局、矿级模范班主任、先进个人。”张爱民生前在一份自诉材料中写道。

渑池县公安局局长倪建军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张爱民系自杀。“公安机关根据现场和技术手段认定张爱民系自杀,不再立案调查。”渑池县公安局宣传股一名工作人员说。

张爱民的侄子丁亮多次陪张爱民到教体局找领导申诉,要求解决工作问题。“去了很多次。人都是要面子、要脸的。”丁亮说。

7月30日上午,河南渑池县教体局办公楼三楼的楼梯上,一名男子倒在血泊中。一把水果刀,割开了他脖子上的动脉血管,几厘米长的伤口里流出大量的血,染红了这片楼梯。这名男子是渑池县五中教政治课的教师张爱民。

丁冬娥说,张爱民被“休息”之后,每月可领到2900元的基本工资,但日子过得并不好,“绩效工资有几个月不发,他在家闲着也没意思”。张爱民多次向五中和果园乡文教办申诉无果后,开始频繁地找渑池县教体局领导申诉,要求工作。

杨凌说,2011年五中附近一大片棚户区拆迁,有部分学生搬到了果园乡的赵庄村,就近到果园乡中上学。“果园乡中缺老师,我们学校就说谁愿意到那边工作可以申请。果园乡有个文教办,申请的老师先到文教办报道,由文教办分配。去果园乡中没多大区别,矿区有一部分家属房拆迁,所以有些老师想去。”

“他人品比较正派,不过说话做事不太讲究方式、心直口快。”张发军评价。

在张爱民的自述材料中,此时找刘彦民是起到了作用。“过了不久,上面又说张爱民不是吃空饷,属于调动工作、没有地方上班,就没有追究他。”杨凌说。

7月29日,张爱民和丁冬娥去洛阳找侄女游玩,当晚回到渑池。7月30日,张爱民早起锻炼身体。“他出门前对我说,我去教体局找局长把工作再说说,马上(8月20日)要开学了。整天在家没意义,还得再去一次教体局。”丁冬娥回忆。几小时后,渑池县公安人员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张爱民倒在血泊之中,身边有一把水果刀。

去年年底,三门峡纪委给予刘彦民党内严重警告处分。有评论认为此处分过轻,今年7月24日三门峡纪委有关工作人员回应:“渑池县可通过组织上对其作出调整职务的进一步处理。”“从党纪上,这个处理就到底了。县里会不会继续处理,需要走相关组织程序,目前还没听说什么消息。”渑池县县委宣传部工作人员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我们查处的‘吃空饷’,都已经处理到位了。”渑池县纪委办公室工作人员告诉成都商报记者。

去年10月,有人发网帖称,刘彦民在其女儿入读河南师范大学不久,就将其女儿安排进入该县教体局教研室,三年来其女儿领取财政工资和福利补助8.75万元。“刘彦民最初是去年10月在网上被举报,后来三门峡纪委也收到了举报信。”前述曾参与“吃空饷”专项治理工作的于城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刘彦民为其女儿伪造了一套已经毕业的手续,骗取了岗位和工资。

丁冬娥认为,工作长期得不到解决极大地伤害了张爱民的自尊心。“他是非常内向的人,不好说(话),不肯巴结人,有点执拗,爱面子。”丁冬娥说。

果园乡的杨村离渑池县城十余公里,杨村矿属于河南义煤集团。“杨村煤矿职工子弟学校原来归义煤集团教委管,后来义煤集团教委解散了,2005年划归地方,成为渑池第五初级中学,简称渑池五中。”渑池五中的一位校领导杨凌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张爱民一直是该校初中毕业班的政治教师,2009年11月在学校全体代表大会上张爱民被推选为工会主席兼分管学校计生工作。

Find a National Park by St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