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某某通过林女士办理机票出票业务

2020-03-02 03:33

4月17日凌晨,林女士再次接到夏某某的电话。电话里,夏某某要求她再次帮忙出票。而当林女士出票后,当日上午,夏某某已到派出所自首。

与吴先生有着相同遭遇的还有四川中国青年旅行社某分社负责人刘先生,刘先生说,在得知夏某某发了“在派出所自首”的短信后,他查询发现,旅行社委托夏某某办理的4月14、15、22、24日四天的机票,同样出了问题———14、15日发往北京的两个团只办理了出发机票,返程的没有办理;22、24日出发的机票,则根本没有办理。而这些机票的款项,旅行社早已支付给夏某某。

在发现机票出了问题后,刘先生所在的旅行社不得不自己出钱,为已经在北京的两个团办理回程机票,据刘先生介绍,该公司涉及的款项已达到16万余元。成都商报记者了解到,目前已有多家旅行社卷入此事之中。多名旅行社工作人员向成都商报记者称,夏某某卷走的票款,已超百万。

而据此前媒体报道,陈先生曾对旅行社的工作人员表示,已经接到派出所的电话,但还不清楚目前的情况,等从派出所了解到相关情况后,再商讨如何解决,“该负什么责任,我们就负什么责任。”另外,4月18日晚,陈先生向部分旅行社发短信称,对夏某某事件产生的恶劣影响和严重后果感到愤慨,公司自身也损失50多万元。他表示,现在已经委托律师介入,并将积极配合受害方和公安机关的调查。

“从去年就开始合作了。”林女士说,此前,双方合作没有任何问题。“平均一天有10多万的金额往来,每次出票后,他都能按时把款打过来,以前没出过什么问题。”但林女士发现,最近的一两周,夏某某开始出现打款拖延甚至出了票不打款的情况。“转款慢,有时候说好哪个时间打,也没打,打电话过去催,每次都说马上转。”林女士说。4月16日下午,夏某某给林女士打来电话说第二天有旅行团要出发,希望她能够帮忙先出票,并表示当晚会转来30多万欠款。出了票后,当晚,林女士并未收到此前承诺的30多万欠款。

根据网站搜索提供的信息,夏某某所在的公司,位于一环路东五段一栋写字楼内。昨日下午,成都商报记者赶到该公司办公地发现,公司大门紧闭,门口并没有挂任何名称招牌。记者多次敲门后,没有人应答。该大楼物管处的一名工作人员称,这家公司确实在写字楼内办公,但至于为何会没人办公,她并不清楚。随后,成都商报记者多次拨打该公司负责人陈先生的电话,均无人接听。

4月17日上午,成都某国际旅行社工作人员吴先生收到了一条短信,短信里,负责为旅行社办理机票出票业务的夏某某向吴先生致歉,并表示自己已经在派出所自首。夏某某是成都一家航旅服务有限公司员工,主要作为旅行社和票务公司的中介,帮助旅行社从票务公司办理机票业务。

成都商报记者了解到,夏某某所在的公司主要作为旅行社和票务公司的中介机构,即收取旅行社的票款后,找票务公司办理机票出票业务。四川某国际航空服务有限公司工作人员林女士是夏某某的业务伙伴,夏某某通过林女士办理机票出票业务。

19日下午,成都商报记者从警方处了解到,4月17日,夏某某已向牛市口派出所自首,目前已被送至看守所,具体案情仍在进一步调查中。

“我现在在派出所,我对不起你,你的那些票我没办法出,现在在派出所自首。”4月17日上午,当成都某旅行社工作人员吴先生收到这条短信时,夏某某已经在牛市口派出所自首。

收到致歉短信的不止吴先生一个人,包括成都多家旅行社的工作人员。多名旅行社人士反映,近日来,夏某某在收取旅行社的机票款后,并未按照约定办理机票;一家票务公司也反映,在为夏某某出票后,夏并没有按照约定付款。据旅行社和票务机构反映,被夏某某卷走的票款,已超百万。

吴先生说,夏某某所在的成都某航旅服务有限公司是旅行社的合作伙伴,旅行社的机票办理业务交由夏来办理。按照办理流程,夏某某在收到钱后,应及时为旅行社办理机票。在收到夏某某的短信后,吴先生查询发现,委托夏某某办理的4月17日至5月份发团的机票,均未办理,而这笔机票的定金及相关票款共计50余万,早已付款给夏某某。

Find a National Park by State: